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小说 > 正文
随身空间妙手医女司徒锦-司徒锦小说章节阅读
2020-06-28 20:17:19

随身空间:妙手医女第4章:极品奶奶

还没走到破庙门前,花刘氏的大嗓门就传了开来,“贱蹄子给我出来!”

月倾城听到声音,脸色一白,虽然害怕却把花琉璃和花若愚推了进屋,自己则走到大门外,道了声:“娘,您来了?”

“呸,谁是你娘?当初就不该让想容娶你这么个丧门星!克死了他不说,现在打了野猪都不知孝敬公婆!”

花琉璃听到花刘氏的叫骂声,跑到了门外用小小的身子将月倾城挡在身后,看着一脸横肉吊角眼的老妪婆,眸子里的冷意如实质的利剑,似乎要将花刘氏刺个对穿。

花刘氏被花琉璃的眼神盯的发憷,随后心一横,“小贱蹄子想造反不成?”

花琉璃身体里住着20几年的灵魂,岂会被小小村妇吓住,不过眼神一转,弱弱的说道:“奶奶您来了,我们刚刚将野猪搬下来,还未来得及清理,您稍等一会,一会哥哥就把最好吃的后腿切下来送给您!”

“这还像话,琉璃长大了,懂得孝敬老人了,”说着眼睛一横,“不像你娘这贱蹄子,半天放不出一个闷屁来!”

见月倾城唯唯诺诺的站在身边,花琉璃也忙着端来茶水,花刘氏满足的哼哼两声,“奶奶可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儿,就留一份猪后腿给琉璃补补身子,剩下的给我送过去就可以了。”

果然,花琉璃心中坏笑,面上却凄凄惨惨,小手掐着自己大腿,硬挤出几滴眼泪,嚎啕开来,“奶奶,您就可怜可怜娘亲和哥哥吧,自从您将我们一家赶了出来,还与我们断绝关系,眼看就要到雨季,您看小庙还能撑得住几天,您是要逼死我们吗!”

月倾城脑袋开窍一般跟着花琉璃痛哭起来。

“原来花家二房的房子真被这老妪婆给霸了去。”

“二房尸骨未寒,这做的也太不是人了。”

“原来都分家了,还好意思舔着脸来要野猪,居然只给人孤儿寡母一条猪腿,真的坏人变老了啊”说话的年轻人刚说完就被周边的老头老太太眼神压的喘不过气来。

这时,花琉璃眼中现出笑意,好戏开场了!

“花刘氏你当初将人家一家赶了出来,如今见人家打了猪这又跑来要孝敬了?你的脸呢?”说话妇人名叫张翠花,张家庄人,与花刘氏出了名的不对付,只因花刘氏将她女儿的亲事搅黄了,两个人一见面都要怼上几句有时还动手撕吧一场。花琉璃只是答应给他家幺儿一斤肥肉,张翠花就立马答应下来。要说泼妇还需泼妇磨,花琉璃静静的站在边上,仿若局外人。

“不要脸的老骚妇,咸吃萝卜淡操心的玩意儿,自己女儿不能生就是你多嘴造的孽!”

“你放屁,你个老妪妇外来户,女儿没成亲就被人搞大了肚子,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玩意儿老娘跟你拼了!”说完朝着花刘氏张牙舞爪的冲过去!花刘氏年纪大了,哪儿是张翠花的对手?

只见张翠花一撞,花刘氏借势就要倒在地上,花琉璃“碰巧”上前忙拉住她,使得她没倒在地上。

花琉璃一脸忧心道:“奶奶,你这么大年纪了,就别出来丢人现眼的闹腾了。”本想摔在地上打算讹笔银钱的花刘氏,狠狠将花琉璃推开道:“不孝的东西,滚一边儿去。”

说着还要冲上去与张翠花撕吧,不过张翠花这次学聪明了,光动口不动手,将花刘氏年轻时的风.流韵事全说了说来,什么一女战三男啊,听得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一个个捂着耳朵,小脸通红!

“花家这是造孽啊,花老爷子本本分分,花家被这淫妇霍霍成这样。”

“哎,花舒也是可怜,怪不得私塾离家这么近都不经常回来!”

“谁碰上这样的奶奶不得躲的远远的啊。” 这时,花若愚走来,站在花琉璃面前,见他一脸沉痛,花琉璃心一疼,让她更加坚定了与花家划清界限的心!

花刘氏本就被张翠花骂的面色惨然,此时又被邻里说三道四,气的眼冒金星。

“都给我闭嘴!”一声大吼,挤出了身体里所有的闷气,花刘氏眼神凶狠的盯着众人,连张翠花都不敢与之对视。

“我是老人,我要野猪孝敬,给不给?”

现场一片死寂,月倾城被花刘氏的目光死死钉在原地,张嘴刚想答应,花若愚提着削骨的柴刀缓缓从里间走出来。

“奶奶当初您说的老死不相往来,无论我们是发达还是饿死都与你们无关,可你今日来闹又是为哪般?见我们有肉了,又跑来沾亲,我们穷的吃不下饭母亲跑去给你们下跪借粮的时侯你们怎么做的?将我母亲连踢带打的赶了出来,该去当兵的本是大伯,可最后您却让父亲丢下我们替他前往战场,得知我父战死……”

说完深吸一口气又继续道:“您不光要了我们的赔偿银子,还将罪名扣在我母亲头上,说她克死自己的丈夫,想将她卖了换钱!我娘不从,您只给了三斤苞米面就将我们从家赶了出来!对外宣称是我们自己搬出去的,这世间怎有你这般心狠手辣的奶奶?既然如此,那明日我就带母亲与小妹去镇上找县太爷击鼓鸣冤,让他主持公道。”

花若愚仿佛换了一个人,一字一句将事情始末说了个清楚!这时村民彻底将花刘氏看扁了,疼爱大儿子,无可厚非,人的心本来就是偏的,可像花刘氏这般偏心又毒辣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。

儿子尸骨未寒就将儿媳孙子孙女赶出家门,如今见孙子打了野猪,又舔着脸跑来要孝敬。 “月倾城,你这狗娘养的,瞧瞧你养的好儿子好女儿,想要把亲奶奶送去见官!”

花刘氏在花琉璃与花若愚身上讨不到好处,就要捡月倾城这软柿子捏。 月倾城想到丈夫刚死时花家人对她们娘儿几个做的事,红着眼,抬起眸红着眼道:“娘,这野猪肉若您想要,就拿去吧!索性我们也没多少人……”

花琉璃看着月倾城,气的浑身发抖,与哥哥打来的野猪,结果你丫的嘴巴一嘚吧就送人了?花若愚脸色铁青的看着月倾城道:“野猪是我打的,况且在家从父,出嫁从夫,夫死从子,这个家以后我来当!这野猪奶想吃可以,给您与爷十斤剩余的我们低价卖给村民,换些铜板买些日常用品以及修葺房屋。”

花琉璃恨不得为花若愚点三十二个赞,将村里的人全都掺和进来,这样一来花刘氏想沾便宜,村里人怕也不允! “你们如此对待老人,就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吗?”

花琉璃再旁插嘴道:“奶奶您怕吗?”

相关新闻
清远百姓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