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校园资讯 > 正文
[来论]状告父母索学费是超越情理的法理进步
2021-02-14 13:43:56

  含辛茹苦将孩子供到大学,结果因家庭困难无力支付孩子的学费,父母竟然被孩子告上法庭索要学费和生活费,这是近日发生在连云港市连云区的一件事。经法院调解,案件以孩子撤诉告终,但是留下的思考似乎远没有结束。(8月27日《现代快报》)

  法律归法律,情理归情理,在情与法之间,国人往往是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,以至于“中国式父母”与“中国式儿女”往往同时存在。一方面是法律责任的缺失,比如对父母的赡养不力,导致“常回家看看”的道德义务,还得通过立法才能实现;另一方面,父母对孩子的过多担责,形成了角色替代与责任错位,大包大揽之下,孩子的依赖感不断增强。

  对孩子来说,为了达到自己的利益诉求,采取法律的手段,结果固然未能获得支持,但其程序正义同样值得肯定。自然,相比于那些为达到目的,而不择手段的非理性方式,比如自残,比如弑亲等等,走司法途径本身又折射出其应有的法律素养,值得肯定。

  对于父母来说,其能够抛离情感的羁绊,回归于法律本身的就事论事,如此态度同样值得称赞。因为在穷尽一切责任的语境下,父母“依法履责”会面临着情理上的拷问,并面临着巨大的世俗舆论压力,也可能接受着自我良心的煎熬。不管是迫不得已,还是无心为之,但从结果上却契合了“放手”的责任诉求,对父母来说也意味着解放。

  根据《民法通则》以及《婚姻法》等相关法律规定,一个基本常识是,孩子到了18岁的法定年龄,父母就有相对自由的选择权,既可以进行情理上的延续,也可以进行法律上的放弃,其主动权在于自己,而不在于孩子。当放手的洒脱成为常态和共识之后,孩子才会实现诗意和自由的成长。

  状告父母索学费无疑是一堂生动的法律课,更是一堂精彩的人生课,通过法律的程序手段,实现对法定责任的重新认识,这样的经历,对于每一个当事者和旁观者,都有同样的教育意义。 □唐伟


郑州二手房网 https://zhengzhou.c21.com.cn/
相关新闻
艺为百姓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