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戏剧歌舞 > 正文
舞蹈美女黄山下争风头 WMA拉拉队引无数慕名观众
2020-06-27 20:16:36

特约记者 聂磊旻 见习记者 郑乔

太极云手、抱拳礼,白鹤亮翅、玉女穿梭,大鹏展翅、金鸡独立……这不是WMA拳手在演练招数,而是徐靖和她的队友在翩翩起舞。是武术还是舞蹈?女孩子们笑着说:“我们这个叫‘武’蹈。”曹植在《洛神赋》里写情诗,“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荣曜秋菊,华茂春松。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”,这是描写舞蹈最好的文字,也是给这些舞者最好的褒奖。

另外,昨天下午WMA半决赛先战一场,夺冠大热门青岛响虎3比0大胜河北云飞。今天下午,另一场半决赛将打响,响虎的决赛对手将在陕西红狼和广州永侠之间产生。

看武术还是看美女?

答案:看美女

崔金妹穿着一件黑色T恤,竖着衣领,腰杆挺得笔直,静静地坐在位子和记者聊天。谁都想不到在舞台上,她锦衣玉貌,矫若游龙。工作人员在一旁补充说,小崔的舞姿特别标准,身法也到位,所以跳领舞。

WMA是个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的项目,对于很多人而言,首先感兴趣的不是武术本身,慕名而来的观众更多是被身材火辣、娇美如花的拉拉队员所吸引,至于崔金妹,更是其间的代表人物。

“我们一共有5名队员,在参赛前大家都不认识,也就合练了一个星期。”队长徐靖说,“但我们的队员都是千里挑一的。”

比如崔金妹,山东师范大学的大四学生,从小走的是专业路线,舞蹈功底自是不用说了,2007年甚至代表中国参加了世界大学生拉拉操锦标赛。和小崔同屋的李雪则是天津体院的大四学生,最早是练健美操,还拿过天津赛区第一,去年北京奥运会改练拉拉操,在鸟巢进行体育展示……

据了解,本次武术职业联赛一结束,崔金妹便将与李雪一道去参加一个全国拉拉操的总决赛。问起毕业以后怎么办,两人笑而不答,队长徐靖代她们回答:“队伍会保留下去,争取成为全国首个职业拉拉队。”

除了减肥还有什么?

答案:还是减肥

女孩子总归是女孩子,采访只进行了一半,就开始跑题了。话题自然也直奔衣服、减肥和化妆而去。

“我们这次有三套队服,我们大家最喜欢那套蓝色的,上镜。”徐靖带头跑题。“就是会褪色,我们都不敢洗。”李雪丝毫不示弱,完全无视记者关于比赛的提问。“下次就穿春丽装得了,头上扎两小辫,穿一身紧身短打,还着武术的调。”记者也怒了。谁知这一歪理居然得到一致拥护,“是啊,这个可以考虑,我们的太极扇本来要配中国传统服饰。一般服装又太宽大,不能展现拉拉操的运动美……”

玩笑终于结束,青春美少女们谈起“蛰居”黄山将近40天的枯燥———除了跳操几乎没有其他任何活动。“每天晚上5个人一起沿公路跑1小时。”徐靖身为队长,只好主动给队伍找了项“娱乐活动”,“不敢跑快,跑快小腿要长肌肉,就是慢跑一小时,减肥。”

吃饭也是一大难题,倒不是伙食太差,“这边的菜口味重,油水多,每次吃菜都要用茶过一遍。”崔金妹说,“我现在一天就吃一顿。”目的?当然是减肥了。

除了队长她还叫什么?

答案:大白、DJ

徐靖是这支拉拉队的队长,也是发起人,平素的训练、服装、化妆、动作基本都由她一个人负责,武术联赛的工作人员全部亲切地称她为“大白”———那自是皮肤奇好的缘故。

谈起这支队伍,徐靖颇有感触,听得出,她有继续把队伍维持下去的梦想,但毕竟全国都没有职业拉拉队的先例,怎么运作怎么维系,她也毫无头绪。

“管不了那么多了,先把武术联赛认真搞好。”徐靖说,不过拉拉队队名她倒想好了,“功夫拉拉队如何?”

在现场,观众可以听到功夫拉拉队激昂的配乐,其中融合了现代电子打击乐,还夹杂了很多民族乐器的音色,如古筝、笛子、扬琴、大鼓等。而这些音乐全是徐靖自己编辑的,难怪队员们都尊称她为“徐DJ”。

“音乐是她编的,动作也是她带领队员们一起设计。”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说。“哪有,是大家一起讨论编排的。”徐靖谦虚地解释,“我们队员都很优秀,很多动作因为转播时间和舞台限制需要临时改动,因为大家底子好,常常能随机应变。”

功夫拉拉队在首届武术联赛惊艳而出,那下一届会不会再次助阵?“肯定会来的,我们都喜欢舞蹈,喜欢旋转的感觉。” (本文来源:现代金报 )

相关新闻
艺为百姓网